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静好的博客

不失态,不尽兴。

 
 
 

日志

 
 

编外爱人1  

2007-12-12 09:4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人生苦短,婚姻苦长,纵然你有举案齐眉可供白头偕老的知心爱人,纤陌红尘,生之漫远程途,又如何扛起疲乏繁复,抗住诱惑牵引?

一、两年里三次得见。

经年之后,汤胜杰想起与申月初次见面时的情景,仍不免莞尔。具体时日已经模糊不辩,但从相关当事人的着装可以推断,应该是个隆冬季节。那日晚,江北小城南通,著名的人民路上,一间云蒸霞蔚的火锅店大堂,所有桌面都在投入地打着边炉,空气里弥漫着浓烈呛人的麻辣热气。蒋小辉带着申月出现在他面前。蒋小辉着一件深蓝呢外套。汤胜杰记得那件外套的袖口很阔,因为尚没有坐下,蒋小辉就撩起他阔大的袖口,伸出缩在里面的雪白嫩手,指着一旁的申月说,这是我爱人。

其时的汤胜杰,浸淫商海数年,对爱人一词久违已久,本能不适,稍一愣怔后便大笑起来,边笑边举臂邀请当时的贤伉俪入席,说,请坐请坐,说,对对对,共产党人称自己的另一半都称爱人。

其时的蒋小辉,确系是一名共产党员,挂职城区地税某局,年轻有为的国家干部。追究起来,汤胜杰与蒋小辉的友谊,也正是从拉关系、认朋友、方便办事开始缔结的——汤胜杰认识张三,张三认识李四,李四又认识蒋小辉,某个七拼八凑的饭局上,二人得遇,几杯下肚,义干云天地认了知己。

汤胜杰犹记得那天的申月,一袭黑棉袄长至腿弯,围一条鹅黄绒线围巾,同色尖顶帽子,浑身就露出巴掌大一块脸孔,裹得跟坐月子的女人一样严实。汤胜杰事后得知,当时的申月,也的确是刚坐完月子不久。

那是汤胜杰首次见过申月。没有不良印象,也没有眼前一亮。申月言语不多,他和蒋小辉聊,她充当听客,要了一个易拉罐的露露,不时吮一下。蒋小辉在火锅里发现牛蛙腿,就会夹给她,她也一律接受,默默地吃掉。由此汤胜杰知道,蒋小辉的爱人申月,是一个牛蛙腿肉的爱好者。

这一幕过去后大约一年半时间,——为何是一年半时间而不是一个整数时间,汤胜杰自有记住它的理由。这第二次得见,申月才真正引起了汤胜杰的注意。他上次光知道她热爱吃牛蛙腿肉,而再次得见,他着实小小一震,并当即思忖,难道真的是吃什么补什么,他发现她,确凿地具备了一双牛蛙才有的美腿。

初次见是个冬天,申月全副武装,曼妙的身材就如一个老奸巨滑的特务,隐匿甚深。而再次见却是初夏,姑娘们才刚刚开始露胳膊曝腿,男人们的眼睛也经过了整整一个冬季的薄待,非常需要滋养,也容易得到慰藉,何况申月的双腿,无论造型还是色泽,可谓越挑剔越认可。申月当时穿一条牛仔短裙,平底短靴,中间一截藕腿,匀称笔直,性感青春,透着玉的光滑润泽。汤胜杰一看之下神思就受到干扰。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个不懂得欣赏女人之美的男人,可以想见他的乏味无趣。汤胜杰从来就不是这样的男人,他的太太沈红霞当年就是如花美眷。他追她时,并无财力相佐,凭的是勇气,拼的是脸皮,最后他赢了,这一胜利令他意气风发,骁勇倍增,他由此而成为一个更加自信的人。沈红霞是他的收山之作,娶了她后,他从情场淡出,宛若武林高手厌倦江湖之争,飘然隐退。

汤胜杰不再追逐美女不代表戒了欣赏美女的爱好。第二次得见蒋小辉的爱人申月,他为她的美腿折服,也暗叹蒋小辉的艳福。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此番之后半年,汤胜杰决定南下深圳创业,走前,好哥们蒋小辉设宴为他饯行。这是两家人首度聚到一起,蒋小辉携申月作东,汤胜杰携沈红霞准时赴约。话别酒最后以两个男人的酩酊大醉收场。汤胜杰事后说,他不记得当晚开第二瓶茅台后的任何细节,却唯独记得申月替他戴上玉观音的那一幕。他每次说起这个,申月就会忍不住眼眶发热。

申月年轻时爱过诗。席慕容风靡大陆的时候,她读中学,心情激荡地加入进粉丝团,把一本钢笔字帖的诗选翻得稀巴烂。那本诗选的第一首诗叫作《求佛》,那里面的句子她相信她不用回忆就可以一辈子不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她有时候会开玩笑地问汤胜杰,我们谁是谁的树,到底是你是长在我路旁的树,还是我是长在你路旁的树呢?汤胜杰就会似笑非笑地反问她,这有区别么?

家庭首聚之后,申月和沈红霞一度还成了往来密切的朋友。两对夫妻,两男两女,男人和男人做哥们,女人和女人做闺蜜,这本是相当完美的结合,结合之初还曾组织过一次自驾游,其融洽愉快令旁观者羡慕不已。此外两家还分别各有一个儿子,相差不到五岁,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很像那么回事地认了兄弟。然而,就是这么一道好菜,它也扛不住微生物的侵蚀腐化,缓慢却又不可逆转地发生了变质。

 

 

二、申月的现下生活

申月把电话打去蒋家,接电话的是蒋家新妇,她早有心理准备,因而声音非常沉着地对话筒说,我找龙龙。那边仿佛是放下电话找人去了,她耐心等着,等了两三分钟,电波转变成短促的忙音。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