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静好的博客

不失态,不尽兴。

 
 
 

日志

 
 

我没有春天  

2007-12-06 17:2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峻,作为男人的一种气质,竟可以如此强悍地迷惑一个女人的心智,以致一贯自控内敛的陶玉,也会不自禁地失态。

陶玉在推杯换盏的饭局上,两次起身离席,去到卫生间,凝望着镜中的自己,整顿起伏不定的情绪,难言的酸楚,还有绝望,再一次践踏她久已无波无澜的,春心。她深呼吸,再徐徐吐气,让胸腔里的郁闷,如烹制中的,美味海鲜的腥气,随着料酒的扑入,挥发开去。她比任何时刻,都更渴望有一个良好的身世,哪怕,只是生在一个中等偏下的家庭里,她的际遇,也不会如此惨淡,而她此刻的心,既便一样是没有希望的,也不至为她眼前的身份,承担,如此沉重的,难堪。

当陶玉抬起屁股,准备第三次逃身洗手间时,张卫国侧面看向她,你有不舒服么?他问。

她怔了怔,没有,她如实回答,声音里掺着无法掩抑的慌张。撤回抬离的屁股,落到原处,一直到散席,她都是傻呆呆地坐在张卫国的一侧,无片言只语,神情落寞,眼含悲伤。

她是失态的,心态,形态,以及行态,都出现了异常。

她原以为,她的心,早就成为一口枯井,没有活水,无从涟漪,余生都将是,也只能是。

她原来,作为张卫国身边的一道风景,饭局,或者其它应酬里,她是调色剂,底盘是黑白的,她负责着色;再或者,她是构造繁杂的机器上的零部件,承上启下,负责衔接,价值低廉,却不能或缺。餐厅都有服务生,可借她的手,倒出的酒,才更显诚意;餐纸或就在客人触手可及的近旁,可只有她起立,探身,拾起来,抽出,甚至绕桌半圈,再恭敬递上,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宾主尽欢。

长久以来,她都是活在如此的原本里,只有更好,没有失误。可这次,她一反常规,没有更好,尽是失误。整场饭宴,她出演的,是一个美女木鸡的角色,呆头呆脑,眼神涣散,象刚得到通知,祖坟被撬。

张卫国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几次拿眼神示意她,她无动于衷,一脸木然,自始自终。

你怎么回事,你家里又出什么事了么?回到居所,张卫国刚刚在沙发上坐定,便就直奔主题。

没有。陶玉声音空洞,无悲无喜。我今天不想张罗人,你的酒都你自己喝了你不也没有醉么?陶玉没有丝毫歉意,更象是别人有负于她。

张卫国很意外,他竟然被她的话给噎住了,隔了会儿,他不怒反笑,扯松了脖颈上的领带,他说,不对,你肯定有事,你以往不是这样的。

陶玉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收拾衣物准备冲凉。

你这么做很不好,张卫国语气凝重地教训她,金正凯是条大鱼,网到他,整间工厂的运营至少可以翻一翻。

陶玉眼神复杂地看向张卫国,金正凯这三个字,如三枚利剑,扎向她的心尖。早知他是世家之子,坐拥跨国集团,是商界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世上,大富翁大财团多得去了,可是,为什么要让他的身份,匹配那样上等的形象?英俊多金,这会让多少多情而哀怨的女子的心,在绝望中死去?

怕的就是使出浑身解数都不凑效,你还这么不上心,金正凯他是什么人?什么人间美味没有吃过?肯赏脸吃饭就是给面子,这种人要伺候的就是感觉,让他感觉到好,才有合作的可能。张卫国给陶玉洗脑。

你今天不用回去么?临进浴室之前,陶玉问张卫国。

哦,不回去了,明天还有事,已经同她说过了。张卫国说。

张卫国是典型的狡兔三窟,富人小区里有他的豪宅,住着他的正室,工厂里有老板别墅,他的妻儿都以为那是收容他另外五天的地方,而事实上,他在陶玉这里过夜,这里也是高层公寓,和另二处一样,同属优品建筑。陶玉虽不用上班,却和写字楼的美眉们一样,享受双休,象今次这种情况,就属于加班,老板要求加班,美眉们哪能说不?

张卫国又和平常一样,打起了鼻鼾,排山倒海,从他的气管深处,呼啸而来。一度,陶玉几乎为这样的声响迫害得神经衰弱。

没有岁月拿不下的女人,再尖端的美容产品,作用也是有限。同样,岁月对于男人,也不是绝对的宽容,发福,谢顶,满口残牙藏污纳垢,肾开始不争气,五脏六腑轮番寻衅。陶玉是从张卫国身上,明显地见证了这些。

张卫国第二日果真有事,陶玉起身时,他已经去了工厂。鞋柜上摆着张卫国穿污了的皮鞋,和往常一样,等着陶玉给它祛垢,上油,擦拭得如同新的一样。可陶玉今天没有心境干这个,皮鞋是皮鞋中的极品,确实鲜有臭味,可陶玉今天偏就觉得它正朝整个居所辐射硫化氢的气味,她屏住呼吸,用两根手指勾住鞋帮,将它关进鞋柜,从她的视野里消失。

陶玉抱膝做在沙发上,心里依然是稠得化不开的沮丧,这使她看阳台上的阳光,也变得异样地惨淡。阳台上的阳光,更对比出室内的暗淡和凌乱,没有做整理,再高尚的住宅也会黯然失色。陶玉是个爱整洁的女子,通常早晨起身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整理居所,将屋子收拾得有条有理的,待着也心情舒畅。

陶玉拿起电话,给古秀丽打过去。

哎呀,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陶玉尚未开声,古秀丽的声音便炸了过来。我煲了皮蛋瘦肉粥,过来一起吃早饭。

古秀丽就住在陶玉楼下,同一幢楼,同一个朝向,做装修时两家为辅水管有过磋商,此后便成了密友。

陶玉带上钥匙去了古秀丽家。

不好吃么?古秀丽面带疑虑地问陶玉。

嗯?哦没有呵,你做的皮蛋粥怎么都好吃。陶玉说。

那你乘热吃呵,那么秀气干嘛,又没男的看你。古秀丽说。                                                                                                                                                                                          

哦哟,你不要吃了,这么难下咽你还是不要吃了。古秀丽夺过陶玉手中的饭勺扔过一旁。我吃了也是好吃的,她说,你说好吃又吃不下,看来是昨天晚上吃得太好了。

你多好,古秀丽接着说,你老公去哪里都带上你,我自从生了这个拖油瓶,李百怀就没再请我到外面吃过饭。

算了吧,陶玉说,吃那样的饭你也知道,我们意味着什么?难道是为了我们的口味,为了给我们补充营养?不过是陪衬而已,菜不可能照你的喜好去点,酒倒是不能少喝。

哦,你昨天是不是又喝多了?你们家老张这点很教人反感,老让女人喝酒干什么,要搞气氛去找陪酒小姐呵,自己的女人要真心疼就应该舍不得?

没有,我一滴酒都没有沾。陶玉说,                                                                                                                                                                                                                                                                                                                               

毛毛还在睡呵?陶玉问。

那个神经病,昨天一宿都没好好睡,哭哭啼啼闹到天亮。古秀丽说。

毛毛是古秀丽的儿子,还不到三岁。古秀丽也是侧室,和陶玉正相反,他的老公多在香港,周末才到她这里来。古秀丽对儿子从来没有好声气,不是神经病就是傻逼,要不就是蓄生或者臭虫,心情好时就喊得如同喊宝贝一样亲切,不痛快了可是河东狮吼的正解。

秀丽,陶玉喊古秀丽,我们这样的生活有意思么?问得突兀,但是认真,确实是有心要探讨的样子。

古秀丽愣怔了一下,看着陶玉,稍后才缓缓说,我们是为了有意思才这样生活的么?

毛毛醒了,古秀丽冲进卧室去抱毛毛。

跟了人也别生孩子,古秀丽抱着毛毛进到客厅,毛毛头枕在她的臂弯里继续睡,古丽秀说,一个人到哪里都好混,不方便讲的过去也可以不讲,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自己处处受牵制不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孩子跟着自己受苦。李百怀对我这边现在是越来越不关心,你以为我就没想过要跟他掰?无欲则刚,古秀丽自嘲地苦笑一下,可我每个月都得伸手从他那里拿生活费,他一个月不来我就得吃老本,我如何能刚?哎,你上次说的,那个女的打官司有结果了么?

古秀丽问的是一个深圳的二奶代表,她跟了一个富有的港商,并为他诞下两个儿子,港商意外身亡,这短命鬼生前压跟没想过会是这种死法,当然来不及交待后事,于是那母子三人顿失生活来源,穷途末路之余,二奶只有将大奶推上法庭,要求二个儿子参与瓜分遗产。

这个官司很受一部分群体的关注,也为某些人敲响了警钟。古秀丽就受这个官司的启发,加大力度开发财源,并以此为例,和李百怀进行过有关生活保障问题的谈判。男人不希望听到女人假设到他死,所以谈判的结果虽然看起来是古秀丽获胜,然而她却因为有限的利益而丧失了无限的可能。一个缠住自己索要钱物的女人,总是让男人感到齿冷,李百怀再不可能将百万家产划归到古秀丽的名下。然而古秀丽看不到这一点,她沾沾自喜地告诉陶玉,她银行里新添了几多的存款。

你不生小孩是对的,古秀丽对陶玉说,但不找他多要点钱就是不懂事,你现在还年轻,可能无所谓,等过了三十,看你还能沉得住气?老话不是说,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这真的是掏心窝的话。

张卫国有为你存一笔钱么?古秀丽问。

没有,我也没有要求过。陶玉回答。

傻逼,找他谈吧,最好的年龄都陪了他,少说也要他为你存个一百万。古秀丽一边为儿子挖着鼻孔一边说。

算了,我开不了这个口,他平时给我的零用也不少,我也攒了一点。陶玉说。

那能有多少?古秀丽说,你真是自降身价。

陶玉只是一笑。

秀丽,你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半晌,陶玉忽然问出一句,当然,表情难免难堪。

古秀丽抬起头,细细地打量陶玉,有让你心动的男人出现?女人,为什么天生都敏感?

古秀丽的逼视令陶玉无法作假,而她内心,炽热的感情就如爆发前的火山。她等待倾诉,需要倾诉。

陶玉如实地坦白了她的情感,迎着古秀丽探究的眼,她说,金正凯这三个字,就象一枚锋利的刀片,每五秒钟,就会在她的心脏上,划下一道刻痕。

 

张卫国打电话要陶玉换好衣服等在家里,他一会接她去赴一个饭宴。

我不想去。陶玉在电话里就这么说了,张卫国站到她跟前时,她依然是这句。但她还是换好衣服化好妆,为了不弄皱衣服,她甚至没有坐在沙发里,而是坐在餐椅上,等,但她还是要为自己争取一下。

走喽走喽,张卫国不容分说地拖起她就走。

金正凯,还是金正凯,这次只有四个人,陶玉张卫国,金正凯还有他的副手。

吃的是西餐,三男一女,高级西餐厅的男人都是绅士,陶玉受到很好的照顾。

在商不言商,关于合作,关于各自的规模和生产,期望和未来走势,他们只字未有涉及,全程,他们只是聊了家常,经历的一些见闻,政治,伟人,文学和历史,象是很随意的一场聚餐。吃完就散了,挥挥手钻入各自的轿车。

张卫国看看表,提议去逛国贸。张卫国提议逛国贸,并不全是为了取悦陶玉,身在商海,他也不时需要向别人进贡,名表陶玉就不止陪他挑选过一打。可张卫国的提议只进行到停车场就休止了,陶玉的坡鞋毫无征兆地裂开了,鞋帮和鞋底的接洽处脱线,右脚的右侧,十分醒目,连将就着去买新的都不能支撑,他们唯有打道回府。

是我给你的零用不够么?到了住所楼下,张卫国忽然沉着脸问,这一路他都沉着脸,一开声说出的话,听起来是拿自己当耙子,却明显地是在责备陶玉。

不是,陶玉真诚地回答,你给得够多,是我虑事少周全,当时只考虑到颜色的搭配,以为这双最合适,就没有多想其它,对不起。陶玉道歉。

跟我怎么都好说,关键是客人,如果这事早发生半小时,你能想象那场面么?

每回都跟你说,买就要买好的,不要到那些小门市上去买,你这个习惯总是改不了。回到家,张卫国拎起陶玉的一只破鞋看一眼,扔过一边,奉劝道。

谁知道质量这么差?陶玉说,也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随手将鞋扔进垃圾桶。

这样吧,我每个月再多给你一笔服装费,你不要往家里寄,也不要存定期,就用在自己身上。张卫国说着拖过陶玉的手坐到沙发上,用她的手摩挲着他的胡子碴,你也要开始保养了,他道,然后开始回忆,你跟我时,二十一岁,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知你是刚到深圳,只有刚到这里的女孩子,才会有那样的羞涩和清纯……我那时也是处在人生的中段,年龄刚好是你的一倍……一晃眼就是七年,谁能相信,我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张卫国坐在沙发里感慨不已,他说,我再干几年,就退休,到时候就带着你去周游世界。

张卫国的温情没有感染到陶玉,她任由张卫国拖着她的手,在他的脸上颈上身上蹭着,心口里却在疯狂酝酿着一句话——放我走吧,然而她终究没有勇气将这句话喊出口来。

曾经,陶玉视张卫国为她生命里的贵人,他在她最困顿和最无助的时候,对她施以过援手,他让她贫穷和疾病交困中的家,立定,稍息,然后欣欣向荣;让她一辈子生活在最底层的父母双亲也可以气定神闲地到饭店里去请自己搓一顿。不错,这一切都是钱促就的,可是,这些钱,陶玉就是打一辈子工也攒不下其中的一个零头呵。

七年前,当张卫国没有迟疑地为陶玉的母亲垫付了十万元的手术费时,陶玉便就在心里发誓,她的余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跟在张卫国身边报恩,伺候他,直到他厌倦她的那一天为止。这些年来,她确实做到了,她从没有因为成了张卫国的女人而放弃对他的感激,更没有因为被宠爱而中止对自己誓言的执行。

古秀丽就笑话过她,傻逼,哪有你这么实心眼的,你跟了他这么多年,几个十万都可以给了,前账一笔勾销,让他另为你的青春买单。

可是陶玉做人还是凭良心的,她反问古秀丽,她说,难道我不跟他,我就永远可以保持二十一岁的样子?

应该说,古秀丽是站在陶玉的立场上想问题的,她确实是将自己的人生心得和信条用在对这些问题的处理上,她认为她的方式才是明智的,是趋利避害的,是经得起时间考证的。所以当陶玉向她倾诉过萌动的春心之后,她特地找了一个儿子不在的下午,和陶玉推心置腹地谈了一番,二人都可说是坦诚见底。

古秀丽说,我比你大几岁,经历要比你复杂很多,你问我有没有谈过恋爱,我告诉你,有,而且不止一次,我并不是天生就这么现实,万事先考虑的是如何保全自己,如何留有退路,毫不夸张地说,我原也是个情场痴女,什么举身赴清池,自挂东南枝,这些古代烈女的所为也很煽动我,我认为为爱情做这些,生得伟大,死得光荣;可是,现在,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认为这很傻逼,纯粹傻逼,实足傻逼,傻逼透顶。

古秀丽呷口水,舔舔嘴唇,接着说,陶玉,别相信爱情,如果有人哄你,说这就是爱情,那么,宁可去被爱也不要爱别人。古秀丽的眼里忽然滚出大滴的眼泪,但她笑着说,我说了你也许不相信,我曾经为了追一个男人,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当然,这件事我现在看来,我还是受益的,我做了一回旅行家,摆在今天,我或还可以上新闻。古秀丽这次是真正地大笑起来,或许是认为自己的话很幽默,也或者是表示自己已然云淡风轻。

爱情就象毒药,饮多了,必然是毒发身亡,而无论饮多少,既便不至于丧命,也一定会在此后的生命里留有残毒,于健康有碍是必然的。古秀丽说。

你受过伤害?陶玉问,声音轻轻地,明显是心疼她的。

不是伤害,古秀丽说,是伤筋痛骨,九死一生!

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陶玉说,卫校里极少男生,学校一毕业就到深圳,跟着就被张卫国承包了。以前家里特别困难,我和一般女孩子的心思完全不同,没有风花雪月的梦,想的只是早点出来工作,如何治妈妈的病;后来就想着对张卫国报恩,我知他是因为喜欢我才帮的我,所以我一直想着要对他忠诚,身边的男人,从不去多看一眼。

不过,秀丽,陶玉有点无奈地说,内心深处,我其实一直受到爱情的蛊惑,无论你将爱情说得有多么可怕多么不堪,它之于我,依然有着难忍的心痒。我看过很多的文艺片,在爱情戏里,有让人不屑一提的男人,可也有让人死而无憾的男人。我喜欢那样的男人,内涵,深沉,睿智,运筹帷幄却含而不露,外表永远给人以淡定从容又漠然一切的清冷孤高,当然,内心一定是温情而深情的,遇到心爱的人,会自始至终坚持到底,象韩剧……

陶玉正待开出韩剧剧目,列出里面的人物,古秀丽忽然哈哈怪笑着打断了她,我理解你,笑完她说,我不是在笑你,我先给你讲一个笑话,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就是突然想起来的。我上大一时,我们班有个男生被全体女生公认为最深沉,最具有男子汉气,也就是《上海滩》里的许文强第二,可最后才搞清楚,原来那男生进校第二天钱包就被盗,因为每天都在忧心用什么去买饭吃,自然就板起了脸孔。

这真是一个煞风景的笑话,陶玉说,金正凯应该不会是在忧心没钱买馒头吃吧?

他一定是在苦苦思索,陶大美女为什么要跟在一个半老头身边。

和古秀丽说话,真不宜有第三者在场,她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出言不逊,半老头李百怀,半老头张卫国,她可以喊得震天响,稍加提醒要她忌口,她会道,半老头不对难道全老头?

陶玉开始有意无意地从张卫国处探得有关金正凯的资料,手机号和电邮地址很轻易地即被破获,陶玉将这二个信息数据谨慎地录到自己的小本子上,没有什么很明确的目的,可她希望如果有一天她想与他建立联系,不至于人海茫茫,无从下手。

张卫国说,金正凯是个天份极高的人,以前醉心的是绘画艺术,三十岁之前心无旁骛,为艺术献身,四年前才开始涉足商海,四年间却使金氏集团的产业从亚洲走向全球,福布斯财富排名进入前二十名。

张卫国说,到了一定的时间,他也会调整产业结构,制造业过于辛苦,进军地产或者科研,这是他未来五年的计划,也是金正凯带给他的启示。金正凯接过他老爹的传统产业,正是勇于革新,看准市场需求,适时调整产业格局,才取得了令人瞠目的发展。

张卫国说,金正凯不容易伺候,赏析的都是古玩字画。

张卫国说,金正凯一直未娶,也或者只有象初到深圳时的陶玉这样的女子,或可以教他定睛一望。张卫国总是对二十一岁的陶玉念念不忘,素净的白衬衫,清草绿的西裤,包褒着她处女秀的修长身段,玲珑有致,起伏凹凸,未施脂粉,然而青春就是最好的化妆品,那是陶玉岁月里最为绚丽的一瞬。说知识改变命运没有错,但很多的时候,容貌也极大程度地左右着一个人的命运,尤其女人。

张卫国说……张卫国说得越多,陶玉的心便就沉得越深,金正凯在别人的描述里成为一个世外高人,凡人不能企及。直到有一天,张卫国说,满是讶异和无奈的口气,不理解和惋惜的心态也是溢于言表,他说,金正凯是个同志……迎着陶玉费解的眼神,他解释道,同志就是同性恋,我还留心要为他介绍女朋友呢,全是白忙乎,他压根对女人没兴趣。

其时的陶玉正在替张卫国熨一件衬衣的领口,闻言,虽没有惊得拿熨斗去烤自己的纤指,内心的震撼却也不亚于十级以上的地震。怎么可能?她说。

怎么不可能?张卫国说,这在他们公司高层里是公开的秘密,对方就是那个副手,你都有见过啦。张卫国摇摇头,再说,带着嘲讽,金正凯以前不是艺术家么,艺术家不都有怪癖么?

张卫国五十岁的生日宴上,陶玉打扮得典雅高贵,作为女主人贯穿全场。陶玉虽是侧室,可更被张卫国身旁的人熟知,有名份的张太太,倒象是养在深闺里,鲜为人所识。

张卫国五十岁的生日宴上,请来很多朋友,金正凯也是坐上宾,带着他一贯的超然物外的冷淡,在厅堂的一隅独自品酒。他一个人来的,身旁没有他的副手。

散席后,张卫国拉着陶玉去住酒店,他说,我们今天不回家,我们住酒店。

虽然多喝了几杯,但张卫国神志非常清醒,坐在客房阔大整洁的双人床上,张卫国深情地告诉陶玉,今天,就在今天,他五十岁生日的这天,他在律师楼,对他的财产作了一个大致的安排,陶玉和他的结发太太,享有同等的份额。他拍拍她的手,对她说,你要能再为我生个儿子那就更好了。他已经有了儿子,这个时候还想再生一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是要陶玉的那部分份额,最终仍旧是姓了张?

洗漱时,陶玉又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照了很久,对着镜子的是她,然而影现出的,却是金正凯冷峻而落寞的脸,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微微抽搐,象案板上的,刚刚被活杀了的,猪的内脏。

张卫国已经熟睡,一如既往地打着鼻鼾,声震屋瓦。

陶玉忽然下到地上,从坤包里掏出手机,换上另一张卡,姆指飞舞,她快速地输进去一行字——我爱你,然而,我没有春天!

她扣下指头,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