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静好的博客

不失态,不尽兴。

 
 
 

日志

 
 

交差  

2008-11-16 23:5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你文学的积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都看了一些什么书?简单介绍一下你与文学相关的生平经历。

答:汗颜得很,我读的书很少,也谈不上有何积累。纵观全程,我对写作有过短暂的热情,一度视作理想、事业,后来是失望,对自己的,对圈子的,还有其它各方面的,到现在基本能够以平常心对待,无所谓喜悦或者狼狈,把写小说当成日常休闲,屠解这漫漫俗世人生的无故悲伤。

2: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开始写作,第一篇稿子什么时候发表,当时心情怎样?现在总共发表了多少文章?在哪些刊物上发表?你的家人对你的支持怎样?

答:小说最初的发表,带给我的当然是喜悦和兴奋。来深圳的第一年,用公司电脑开始写作。刚开始写作很顺利,九九年开始投稿,一投即中,几乎是同时,《特区文学》连续两期刊了我的二个中篇小说,《深圳商报》连载了我的一个中篇小说,《佛山文艺》未有任何曲折地发了我一个万字短篇。那时我二十二岁,刚毕业不久,那时候的写作几乎是本色写作,未受过任何技巧上的训练,如果说有训练,那就是我在写之前看了几本当代作家的中短篇小说合集,第一次无比新鲜地发现除了教科书上的文章,文章还可以那样写。我也是由那个合集里第一次认识了诸如邱华栋、王海玲这些优秀的当代作家,并且无比景仰佩服。我的家人对我的写作保持尊重,写不写由我。

3:你写作是出于什么原因?个人兴趣?为了改变命运?丰富生活?写作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是谋生的手段还是什么别的?

答:写作的原因只能说是机缘巧合吧,如果不写作,如今也许是一个公司白领,也挺好的。写作肯定是因为有兴趣,不然,那么大好的青春,趴在电脑前,受逼迫的肯定早就洗手不干了。我相信你说的写作改变命运是往好的方向改,但就我在这个坛子里的见闻,我觉得爱上写作,却往往耽误一个人的经济建设,毕竟,大多数人的写作都是平庸的,甚至赚不来五斗米。生存是第一需要,我觉得为写作把自己弄得很拮据是不明智的。对我来说,写作是消解内心情绪、情感、感受、认知、妄想与幻想的一种方式,写作可以抵销我常常受控制的茫然感。

4:到目前为止,你对自己的写作是否有一个整体的归纳,是否有阶段性的特点?是否有转折?这一路创作走来,你是否有觉得有一些困顿、迷茫的时候?为什么?你怎么看待,怎么克服?

答:我是个懒人,自觉地为自己的作品作总结归纳就不像我了。作家的作品肯定都有他的阶段性特点,我有很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看不起自己,现在的看不起从前的,从前的看不起更从前的,但却有不止一个人跟我说,你退步了,你从前的那个什么小说写得比现在好。但这真的说服不了我,我认为我所有的小说写得都不怎么样,但至少现在写得比从前好。我经常迷茫的,茫然感是我的主打情感状态。为什么?不为什么,没有理由的,有理由那就是找不到北,不知北在哪。我有时就自我安慰,说,也许一个人内心有痛感,才能进行艺术创作吧,哈。我克服的方式就是泡咖啡店,发发呆,看几页书,倏忽就是一天。

  

二:作品内容特点

拜读了你的作品,觉得很有你的个人风格,你以你女性的视角展现了一个女性情人的世界,进而展现女性内心。这里我有三问。

1:你的小说里面所反映的情感多以结束收场,总有一种悲哀在小说里面流淌,这是否某种侧面反映了当前女性当中爱情的特点?脆弱,难以掌握、缺乏纯粹、夹杂过多的世俗成分?请您结合你的作品《耳光》、《你给我的一场戏》等等加以介绍你的创作主张。

答:我的创作主张是,只呈现,不解答。生活是无解的、多解的,像万花筒一样令人眼花缭乱,我没有解答她的能力,我只能告诉给你种种可能。也许,是这其中的一种,各人自己去知照吧。

2:你小说的女性情人当中有一般意义上的情人,但是大多是作为“二奶”存在的情人,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会偏爱这类题材的创作?个人视角的原因?个人见闻的原因?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答:这点我必须纠正。可能刚巧你看到的几篇都撞上了二奶,其实我写二奶的不多,更多的还是大奶的故事与事故。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写二奶也挺好的,二奶题材的,多半是中年富翁配妙龄美女,招眼球。在内地人眼里,深圳二奶多似乎也是重点印像之一。

3:你的小说中的二奶与传统意义上的二奶不一样,你更加注重展现她们对于感情真诚的一面,在你小说中的二奶并不是纯粹为了钱而甘当二奶,而是有自己的感情世界的,爱情并没有完全沦为金钱的交换品。请问为什么会有这种反映?

答:当今社会,人所共识的是,一概利害冲突面前,最先牺牲掉的必然是爱情,而当矛盾调和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富余,这时候爱情的死灰又会第一时间复燃。这几乎成了当下人心的既定模式。

4:在你的小说中,你不仅仅展现了各种女人对于感情的态度,而且还通过感情去展现女人的性格,女性的内心,在你的小说里面女人是绝对的主角,男人往往是作为影子而存在。请问你认为你自己是典型的女性主义者吗?为什么?

答:对,你说得很对。我的小说都是女人当道的。我写不来男人。也不敢轻易去解析解构男人。我不了解男人。也曾试过站到男人的立场去写一篇小说,最终放弃,安慰自己说,让熟悉男人的作家去写男人吧,我只写我能驾驭的。

 

三:创作特点和主张。

1:看你的作品,先锋色彩比较浓厚,文章形式比较新颖,请问你在小说写作过程中,怎么看待内容和形式的问题?在形式上面是否一直在做一些探求?有哪些作家或者作品影响到了你,给予你启发?

答:内容和形式都很重要。我也比较追求语言上的准备精练以及新颖。忘记谁说的了,语言是小说的全部尊严,我挺赞同的。阅读的快感可以来自于小说的语言,但其精神内核才是耐人回味的所在。我最喜欢的女作家是张欣,如果有人认为我能在某些地方传承于她,我会高兴的。

2:看你的作品,故事性好像有被弱化的感觉,你重在一种人物内心的展示,有点意识流的味道。你在创作的过程中,是否有自己坚持的特点?请就你的作品做一些介绍?

答:这个,容我把我在小说创作过程中写过的一段感悟剪贴于此吧。

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不是一篇可以获得表扬的小说。它不犀利,没有芒头也没有矛头,作为小说它的结构也值得商榷。可是,这个小说,却让我在写作中数次流泪。结局是设置好了的,我为自己即将送她去死感到不忍和心痛。也许这个故事是童话,可我觉得它一定存在的。在有爱情的人心中,没有什么是值得吝啬的。红尘俗世之中,爱情已经是珍品或者笑柄,可是,它也是疲颓结茧的心灵的软化剂。

连续数个阳光明媚或大雨滂沱的午后,我置身一间咖啡店的一张座椅,与外面的世界隔窗相望,或枕于内心的幻想幻象,写下一个冠名为《玻璃樽》的小说。我和王婆的异曲同工之处在于,我为自己写下的故事流泪。我对炫技产生了倦怠。转而认为,所有的写作都将回归,指向一种平朴见真的境域。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