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静好的博客

不失态,不尽兴。

 
 
 

日志

 
 

结局  

2008-07-15 08:5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年后的一天,钟执浩独自一人在一家西餐厅用餐。他脸容憔悴,神情落寞,胃口明显不佳,一份菲律牛扒,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就推开了。他点上一棵烟,开始尽情吐纳。几米远外,一个女人在向他张望,旋即走了过来。她拨开他面前的凳子,凑近他,朗声问道,你是钟执浩么?

他讶异地抬起头,瞪着她,缓慢点头,称是。

女人疾速高亢地说,我是苏琳达。

话音未落,几个耳刮子飞上了他的脸。他被抽得眼冒金星,却不躲闪退缩,挣扎着从座位里站起身,迎送上去。

请继续,他红着眼向她发出邀请。

她绞握着发麻的右手,怔忡地看着他。

食客们纷纷投来观注的目光。这焦点中的一男一女,竟然没有理所当然地扑上去扭打起来,而是就那样挺挺地定住,静止于彼此的对望。又于瞬间,突然地、双双地,双泪长流。

其时,米娜作古三月有余。

米娜消失了。黄土掩埋了她年轻的骨灰。她死于药物流产。她不慎怀孕。完全是因为不慎,而非故意,不然她也无须独自跑去流产。她在人工流产和药物流产之间选择了后者。她把药带回家服用,第一、二天照常上班,第三天请假在家,一个人静待受精卵由子宫壁脱落。结果脱落的非止子宫内膜。她休克于失血过多。血继续向外流失,她踏着殷红的血迹,坠入永恒的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